恶搞视频在走向衰落? 资讯 第1张

  有人认为,网络世界的每一天都是愚人节,因为装疯卖傻、戏弄他人是博出位最简单的办法。相声和小品中总有一个“笨蛋”担当,他们虽然是被吐槽的对象,但所有的笑料和包袱也都与他们相关。

  在互联网中,恶搞视频就是这个“笨蛋”担当,十分受观众欢迎。尤其在视频产业发展初期,视频类型比较单一,恶搞视频是当之无愧的流量之王。但随着视频产业的不断发展,种种迹象表明,恶搞视频正在走向衰落。

  恶搞视频有多受欢迎?

  在早期,恶搞视频的整蛊对象一般局限于亲朋好友等熟人圈子。事实上,这种和亲近的人开玩笑的行为,在生活中很常见,而恶搞视频不过是把它放大之后记录下来。比如 Youtube 博主 Jimmy Kimmel 的视频“孩子们听说我把他们的万圣节糖果都吃掉了”,就是极为典型的早期恶搞视频。

  “万圣节挨家挨户要糖果”是美国孩子的经典游戏,而 Jimmy 会在影片中告诉孩子们,他把他们辛苦要来的糖果全部吃掉了,而孩子们的反应大都是发脾气、爆哭。视频一经推出就大受欢迎,播放量超过 5870 万。这甚至演变成一种经典的整蛊方式,每年都有大量家长将整蛊小孩的视频发给 Jimmy ,由 Jimmy 整理成合集发布。

  自 2012 年起, Jimmy 连续 5 年推出万圣节整蛊小孩系列,每年的播放量都突破千万。“万圣节整蛊”系列已经成了恶搞视频史上最有影响力的系列之一。

  既日常又有一定的戏剧性,是恶搞视频开始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。 Youtube 曾在 2013 年,评选出排名前 10 的恶搞视频博主,他们的总体播放量就超过了 350 亿,其中播放量最高的 PrankvsPrank ,单频道的播放量就超过了 3 亿。

  Youtube 官方也十分重视恶搞视频的影响力,在当年的愚人节, Youtube 首页就出现了由官方推荐的恶搞视频合集。合集内视频单条的最高播放量高达 1 亿 2 千万,最低的播放量也有 400 万。

  

恶搞视频在走向衰落? 资讯 第2张

  在中国,恶搞视频往往赢了热度、失了人心,在微博有 200 多万粉丝的小罗恶搞就是如此。他擅长操作街头约架、开豪车搭讪等极具争议性的话题,比如最近一期恶搞拜金女的视频,播放量高达 123 万,但评论都很负面,“死拖别人上车,还说别人是拜金女”、“莫名其妙整人,看了真恶心”等等。

  粉丝点开恶搞视频往往只是为了找乐子,而不是认同视频博主的做法和价值观。而随着搞笑视频市场不断扩大,用户的选择越来越多,流量虚高却缺乏影响力的恶搞视频开始走向衰亡。

  恶搞视频如何走向衰亡?

  随着越来越多的恶搞视频走向街头,被整蛊对象的范围不断扩大,恶搞视频的“恶名”也开始迅速传播。因为为了让视频更有趣,恶搞视频博主会故意试探弱势群体,比如老人和小孩,利用他们的笨拙反应来逗笑观众。

  在早期,老人和小孩的恶搞之所以会大受欢迎,是因为被恶搞的人和视频博主往往彼此熟悉,他们的所有行为,都可以被定性为和熟人之间无伤大雅的玩笑。但整蛊对象一旦扩大到街头,任何一个陌生人都有可能遭殃,这其实某种程度上触犯了人们的道德雷区,尤其整蛊对象的选择往往很随机,会让人们产生一种危机感,“下一个被整蛊的可能就是自己”。

  同时,恶搞视频的流量是虚流量,很难进行商业变现。以 Youtube 头号恶搞视频博主 PrankvsPrank 为例,他们曾经推出一条视频,主要内容是男人骗自己的女朋友,他把她的猫扔下楼了。这条视频的播放量超过 650 万,但基本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收益。

  暂且不论这个玩笑是不是触及到了动物保护的禁区,这个视频的逻辑其实是通过恐惧,以及恐惧的反转来引人发笑。这样的视频很难吸引商家投放广告,而通过播放量所获得的平台分成,与拍摄成本相比微不足道。

  同时,受制于视频时长以及视频内容,相比起其他视频,恶搞视频的分享量和转发量都非常少。而在社交媒体时代,互动为王,恶搞视频的优势地位进一步受损。

  而且恶搞视频的拍摄往往很局限,可供创新的空间不大,视频博主之间的同质化竞争很严重。当市场上大量充斥着同类视频的时候,人们很容易就审美疲劳。而随着视频产业的不断发展,不仅搞笑视频的种类越来越多,垂直领域视频也越来越丰富,这都进一步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。尤其是像美食、美妆、奇葩体验这类的视频,可扩展度要远远优于恶搞视频。

  以《嘿老外》为例,美食栏目可以吃驴肉火锅、吃热狗、吃小龙虾等等,体验栏目可以体验凉茶、中医正骨、高考英语等等,栏目的包容性强,可延伸的方向丰富,从播放量和用户反馈看,用户对这类视频的满意度也比较高,不容易审美疲劳。

  

恶搞视频在走向衰落? 资讯 第3张

  比如同是美食体验,《老外美食测试, 2 元和 66 元热狗,结果很意外》和《中国小龙虾征服老外,一口气点了 30 斤》这两期视频在 B 站上的播放量分别为 32.5 万和 42.1 万,弹幕量和投币量数千。

  而恶搞视频的基本模式都是欺骗和设置障碍,被整蛊对象的反应也基本是震惊、愤怒和伤心,视频的套路感很强。

  根据 Tubular Labs 的统计, 2015 年 Youtube 恶搞视频的总播放量为 177 亿,这个数字乍看上去不小,但就在两年前,前 10 位恶搞视频博主的播放量就超过了 350 亿,恶搞视频的衰落趋势明显。

  成也恶搞,败也恶搞

  最近几年,为了拍摄恶搞视频而被误杀的事件时有发生。 2015 年,澳大利亚三兄弟 Jalal 假扮成****在街头扔包,结果被当地警察射杀,而且枪手不予起诉,可以说是为了恶搞白白献出了生命。

  近日, 19 岁女孩 MonaLisa Perez 枪杀 22 岁男友 Pedro Ruiz 事件也引起外媒关注,而悲剧的起因,也是因为恶搞视频。

  据 Buzzfeed 报道,悲剧发生当天, Monalisa 曾在 Facebook 上说,她正在策划拍摄一条世界上最危险的恶搞视频。她准备在视频中朝 Pedro 开枪,而 Pedro 会把书放在胸前以抵挡子弹的冲击。

  显然,这样的“挑战”是绝对不会成功的,这个因为恶搞视频而引起的悲剧,再次引发了人们关于恶搞整蛊的讨论。

  在此之前,讨论大都集中在道德层面,很多评论家认为在街上随意戏弄路人,甚至给他们带去恐慌和被玩弄的情绪,这是不道德的。但现在,恶搞视频的讨论已经从道德层面上升到法律层面。人们第一次认识到,不加节制地进行恶搞尝试,伤害的不只是情感,还有生命。

  而恶搞视频走向衰亡的背后,是网络成名泡沫的破裂。在拍摄之前, Pedro Ruiz 曾告诉姑姑 Claudia 这个“视频创意”, Claudia 试图阻止他们,但他们认为“这很刺激,一定能引来很多关注,这样我们就会变得有名了”。

  通过网络,“人人都可以成为明星”的时代已经永远过去了,没有任何积累的素人想要成为网红越来越难,而网红们为了维持自己的影响力,所要付出的代价也越来越大。

  安迪沃霍尔曾说,“每个人都能当上 15 分钟的名人”,有人认为这是他留给媒体时代最乐观的寓言。但这句话或许也可以这么理解,留给每个人成名的时间就只有 15 分钟,就像 Pedro Ruiz ,他以生命为代价获得了梦寐以求的爆火,但一旦有更刺激的新事件出现,人们转眼就会忘记他的名字。

  本文由南七道和邱雅共同编译。 南七道:南七道新媒创始人&CEO,虎嗅等年度作者,互联网明星创业公司脸萌、FaceU等品牌操盘手,关注互联网和科技创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