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奔忙在CBD和客户之间,脑中盘旋的永远是需求和数字。有时在地铁上点开音乐播放器,也只是想用一副耳机隔离开世界,但真正静心听一首歌,品味那些歌词的心情,却已不再。偶然经过音像店,老板在放李宗盛《爱的代价》,歌词久远,声音落寞又笃定,突然想起曾经很认真的抄写过这些感动我的歌词,本子的封皮上郑重的写着“歌词本”三个字。

那些年,你是不是也像我一样,抄写过一些曾让自己或温暖,或落寞的歌词,而如今,只剩感慨。